收藏本站
 
协会简介协会章程会长单位:苍南县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会长单位:苍南县天马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温州跟我走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交通运输集团国际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苍南县玉苍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苍南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龙港诚大饭店苍南万顺大酒店有限公司苍南县阿齐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杨道路(个人会员)理事单位:苍南县泰安大酒店有限公司苍南日月潭农庄苍南县仙翠园农家乐酒店温州欧乐湾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马站镇中魁村经济合作社苍南县中海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艾尚旅游有限公司温州鸿燕食品有限公司苍南渔寮宏伟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会员单位:苍南县洲际酒店苍南县风情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瓯南旅行社苍南县景宏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帝豪航空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苍南县群鹰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苍南县山海旅游有限公司苍南襄和酒店有限公司苍南县万宝路大酒店有限公司苍南万豪之星酒店苍南县帝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苍南渔寮滨海乐园开发有限公司度假山庄(度假山庄)渔寮金沙滩山庄苍南县渔寮茶苑苍南县马站镇渔之寮海鲜楼苍南县马站镇碧海庄园农家乐苍南县润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温州海蓝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苍南县舟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渔寮浪淘沙农家乐苍南瑞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苍南县矴步头农家乐酒家(三源农庄)苍南县蒲城文物保护管理所温州鼎辉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浙江钱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苍南县龙宇水果合作社浙江桥墩门食品有限公司苍南县交通运输集团旅游汽车分公司桥墩镇矴步头村经济合作社桥墩镇碗窑村委会桥墩镇下洋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苍南苍茶轩茶业有限公司炎亭海味大酒店苍南雾都茶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岱岭畲族乡富源村经济合作社温州矾矿温州美途户外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温州旅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苍南县井巷之家酒店有限公司温州银浦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龙港镇芦浦鉴后西村(梦江南生态园)苍南县归园田居民宿有限公司协会会员会员代表协会活动会员动态品牌创建协会文件AAAA景区----玉苍山国家森林公园AAA景区----渔寮大沙滩AAAA景区----碗窑古村落AAA景区----日月潭农庄AAA景区----桥墩五凤茶园AAA级景区----炎亭金沙滩AA景区----石聚堂景区后槽海螺休闲度假村明代抗倭古城堡—蒲城(蒲壮所城)明代抗倭重镇——金乡古卫城钟灵毓秀、江南水乡---钱库浙南的九寨沟--莒溪旅游线路苍南县天马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苍南县跟我走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交运集团国际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苍南县中海旅行有限公司苍南县艾尚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风情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瓯南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景宏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苍南县群鹰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苍南县山海旅游有限公司苍南县帝豪航空旅游服务有限公司温州美途户外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地接组团自助旅游国际大酒店诚大饭店万顺大酒店泰安大酒店襄和酒店(华玉山庄)万宝路大酒店帝豪大酒店苍南万豪之星酒店玉苍山庄渔寮度假山庄渔寮茶苑苍南县音乐石山庄酒店有限公司苍南县洲际酒店苍南县井巷之家酒店有限公司酒店住宿渔寮金沙滩山庄苍南县马站镇碧海家园农家乐渔寮海蓝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马站后槽海螺休闲度假村苍南县舟新旅游民宿渔竂浪淘沙农家乐苍南县归园田居民宿欧乐湾景区民宿乡村民宿马站镇中魁村经济合作社钱通农业示范园苍南县龙宇水果合作社日月潭农庄采摘农庄国际大酒店诚大饭店万顺大酒店阿齐酒店泰安大酒店襄和酒店(华玉山庄)万宝路大酒店渔寮金沙滩山庄渔寮茶苑渔寮渔之寮海鲜楼玉苍山庄桥墩仙翠园农家乐苍南瑞金大酒店苍南万豪之星酒店苍南县碇步头农家乐酒店(三源农庄)餐饮美食矾山达记肉燕浙江桥墩门食品有限公司龙港--中国礼品城休闲购物旅游交通国家法规地方法规政策文件行业标准苍南旅游宣传片玉苍山景区宣传片渔寮景区宣传片碗窑古村落宣传片炎亭风光宣传片石聚堂景区宣传片日月潭农庄宣传片五凤茶园宣传片明代抗倭古城堡--蒲壮城所碇步头宣传片

“有进有出”成为常态 A级景区品质如何保障?

浏览数:8 
分享到:
2019年10月20日15:38
来源:人民网
记者 段菁菁、魏圣曜、张超群、邓瑞璇

  自7月底文化和旅游部对乔家大院等7家质量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5A级景区予以处理后,各省区市纷纷展开对4A级及以下景区的复核检查。截至10月15日,全国共有261家A级景区被处理,涉及127家4A级景区,其中,23家4A级景区或申请退出评级或被“摘牌”。当“有进有出”“少进多出”成为常态,A级景区品质如何保障?

  A级景区行业整治持续“加码”

  记者梳理发现,在各地被处理的A级景区中,除了存在游客中心功能不健全、管理人员不足、基础设施简陋、标识系统不完善、安全隐患突出等共性问题,还有多家景区已丧失文化属性和服务功能、沦为纯商业机构,甚至停业成为“僵尸景区”。

  “如果不是特意去了解,我压根不知道这是个景区。”家住中韩边贸城附近的山东威海市民周海告诉记者,中韩边贸城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商业街区,大多数当地人都不知道这是“4A级景区”。周海说,整个边贸城环境比较一般,各类商店也没有太突出的特色,只有外地人来威海旅游会被大巴车带过去买东西。“取消A级景区完全可以理解,景区应该提供更好的旅游服务。”周海说。

  记者拨打浙江被“摘牌”景区的电话,几乎都处于无法接听状态。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资源开发处处长林卫兴告诉记者,浙江4家被取消等级的景区,一家停业1年以上已名存实亡;其他3家景区已拆除大部分旅游配套设施和休闲娱乐项目,旅游功能基本丧失。

  业内人士指出,“摘牌风暴”席卷各地,体现了地方在权限内“刀刃向内”,不护短整治旅游景区的决心。山东旅游职业学院书记陈国忠说,高品质发展今后将是景区的总要求,各景区必须强化服务意识、质量意识,“这既是警醒也是再次明确要求。”

  中景信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总经理助理方言认为,这种“有进有出”的动态化、常态化的退出机制今后将成为行业管理的基本逻辑,甚至将来有可能出现“少进多出”的情况。

  多重问题导致A级景区“有量缺质”

  近些年,国内旅游业迅速发展,A级旅游景区数量不断增长,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A级旅游景区数量已达10300多个。但不少受访从业者表示,自4A级景区评定权下放至省级旅游主管部门,部分地方政府为提升政绩表现、提高经济效益,在旅游景区评级上把控不严,致使当地A级景区数量增长与质量提升速度不匹配。

  山东大学文化和旅游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曾参加编写《山东省A级景区自由行手册》,其中收录了四五百家3A级景区。他说,客观上讲,这些3A级景区的管理水平良莠不齐,它们的评审权被下放到具有优秀旅游城市资质的市、县。“虽然监管上的确更灵活了,但各个地方对A级景区的标准尺度把关各异,导致景区管理比较混乱。”

  此外,社会资本大肆涌入旅游行业,不少旅游项目开发商只关注产品输出,各旅游平台则热衷于争夺流量,旅游价值扭曲、信息不对称等问题进一步加剧了旅游资源错配现象。

  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资源开发处副处长刘朝禄坦言,此次被摘牌的自贡釜溪河文化博览园旅游景区在创建之初,地方为了创A级景区,给予大量投入。“但景区后续交给公司经营后,服务人员的服务态度、意识跟不上游客需求,景区服务中心无人值守,造成游客越来越少,形成恶性循环。”

  而多头领导和条块分割现象也为旅游行业管理带来难度。以浙江普陀桃花岛景区为例,目前景区仍存在多个管理主体,4个景点成为4个景区对外营业,各自为政,缺乏整体性和统一性。

  部分受访人士认为,面对景区存在的诸多问题,不仅要处罚,更重要的是惩戒之后要有调控机制,为景区提出建设性建议与系统化指导。

  “摘牌”成旅游业转型升级新契机

  “旅游已成为消费市场的‘刚需’,旅游业的供给侧改革不能再是计划经济的标准,必须正本清源,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旅游产品和服务。”王晨光说,摘牌可成为推动旅游业转型升级的新契机。

  林卫兴认为,当前人民群众的旅游消费需求已从“有没有、缺不缺”转变为“好不好、精不精”。从长远来看,旅游景区必须要站在游客的角度思考如何增强有效服务供给,保障和提高游客体验度和舒适度,为旅游景区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方言认为,旅游景区苦练内功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开发迭代业态和产品让景区不断有“噱头”;拓展线上线下营销渠道让景区不断有“响头”;提升景区各方面专业化管理水平让景区不断有“劲头”。他建议,景区可利用10月以后的旅游淡季,将“冬歇期”内化为“整顿提高期”,积极展开自我诊断、自我解剖、自我纠错。

  而行业主管部门也将不断加强动态化、常态化监管。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将继续落实景区暗访的长效机制,以问题为导向,督促景区进一步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四川则在推进全省A级旅游景区文旅融合发展标准化进程,目前《四川省A级旅游景区文旅融合发展实施办法》已完成初稿,待进一步修订审定后实行。

  还有业内人士建议,旅游景区质量提升需要行业内外协同、协调和协作,如向专业机构、研究机构“借智”寻求技术支持,向新闻媒体、社会公众“借力”将舆论监督、投诉建议及时转化为改进措施,形成多方支持、全民参与的良好氛围,将“行业的事”变成“大家的事”。